预约挂号 诊室分布
就诊流程 专家门诊
住院须知 绿色通道
交通指南 方位指南

 你当前的位置 > 首页 > 资讯中心
我的平凡,我的骄傲
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时间:2015/9/30 阅读:2077次 【字体:

 社区卫生服务工会
落实双代会精神征文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和她相处已近七年,于我而言,七是一个敏感的数字,“七年之痒”这个魔咒似乎开始在自己身上不停兑现。我经历过职业的倦怠,在这样神圣的职业面前,我如行驶在汪洋大海中的一叶扁舟,开始找寻不到当年从医的那份执着与热情。我努力的想找到曾经坚持的信念,曾经坚守的那份理想…….
      从大学毕业算起,自己从事临床工作已经七年了。在这七年的时间里,我不断汲取前辈给予的营养,从一个懵懂少年蜕变成了一个成熟稳重的医务工作者。在这个蜕变过程中,我应该向朴实而又团结,在逆境中开拓的团队——大陆公司医院致敬。
      我和大陆公司医院结缘要追溯到大学时代,大三的时候无意间从学校宣传栏中看到大陆医院的招聘,正是那个偶然的机会让我第一次知道兖州这个城市。那个时候的我还年轻,对外面的世界有种出生牛犊不怕虎的闯劲,所以自己背上行囊离开家乡,到兖州去探梦。到大陆医院门口后,并没有看到高楼耸立的住院楼,也没有看到气势宏伟的门诊楼,当时的我心就凉了半截。我当时想退出,不想让自己的梦想在此破灭。当我犹豫的时候,从医院门口出来几个穿白大褂人,匆忙间带着紧张,朝前面不远的家属楼跑去。当时我感觉肯定是有人出事了,他们赶去急救。我这个人天生就是很好奇,所以在后面跟了过去,他们上了楼,我在楼下听着楼上发生的事情。过了大概十分钟,一个身材不高的医生从楼上背下一个老人,匆忙向医院方向跑去,其余的人紧跟着。由于太着急,兜里的听诊器掉了出来。当时可能是快到午饭时间了,路上并没有太多的人,我心想反正我也要去医院,不如捡起来顺便给他们送过去,也顺便去看看,要是对医院不满意,到时候走也为时不晚。我拿着听诊器,在后面小跑着追赶他们。到了医院以后看着他们上了楼,我也跟着他们上了楼,刚开始我对医院的区域划分一概不知,唯一的线索就是紧跟着。等上了三楼以后,我现实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,医生和护士都在急诊室门口忙碌着。刚刚背人上来的医生站在病床前面,喘着粗气下意识的往口袋里摸,我知道可能是在找听诊器,我伶着背包走进急诊室里面,把听诊器递给他,他似乎没有注意到我,只是用低低的声音说了一声“谢谢”。我把东西交给他以后就出了急诊室。门口的病人家属在急诊室门口,焦急的来回走动。护士一趟一趟的进出急救室。大概过了二十分钟左右,医生出来了。病人家属着急的走了过去说:张主任,情况怎么样了,我妈没事吧…...。那个个子不高的医生摘下口罩说:没有什么事情了,老人家由于血压比较高,出现了短暂性脑缺血造成了晕厥,不过现在稳定了”。当时我才知道那个背着老人的医生就是内科的主任张辉。我正准备向离开,他叫了我,你不是家属吧?我看你背着包,是从外地来的吧?刚刚真的谢谢你了。我说:“没有什么,我本来是想来面试工作的,不过现在想回去了。”张主任对着我笑了笑说:“小伙子,跟着我去办公室坐坐,我们聊聊”。然后我跟着他进了办公室,走进办公室里的第一印象似乎是进了图书馆,除了专业书籍就是医学杂志,在书架和办公桌上凌乱的放着。张主任拉过来一个凳子“赶路一定很累吧,刚刚又陪着我们完成了一次抢救,坐下歇歇”,我说了一声谢谢就坐下了。
     “今年刚刚毕业吧?”
     “对,刚刚毕业”
     “那个学校毕业的?”
     “菏泽医专”
     “哦,挺好的,你是不是感觉这个医院和你的想象有点差距,这两年医院考研走的医生有好多了,现在能安心留下的医生已经很少了!大医院的工作环境和待遇很好,这个不能否认,可是基层的病人总得有人管吧!我是在这个家属区力长大的,所以大学毕业以后我就选择回来了,这里有我的父老相亲,有我熟悉的一切。在大医院能实现你的人生价值,在基层干能净化你的灵魂……”
      这个就是发生在七年前的一个故事,正如当初一样,因为那天发生的一切我留了下来。七年的荏苒岁月如白驹过隙,看惯了悲欢离合,看淡了阴晴圆缺,可是有一点没有改变的是那份执着和信念。
     “舍得”也是一种人生智慧,是一种处世哲学。我虽然离开家乡,离开了父母,离开当初养育的土地,可是我得到了另外的一种幸福。因为我生活在一个优秀的团队,有我的兄弟姐妹(所有的同事)。他们工作认真负责,严谨细致的态度让我耳濡目染,我深深折服于他们熟练的业务水平。每当在我无助的时候总有他们给我鼓励,每当在我失落的时候他们总会在我身边。
病人有他们,也就有了健康的保障,正是有他们为健康保驾护航,才能把那些生命垂危的病人从死亡线上拉回来。
      2015年1月17日,星期六,早晨查房时一切平安无恙,病人的病情都很平稳。中午十点三十分的时候,护士匆忙的跑过来,边跑边喊:“王医生,王医生,快点……27床…..”我听到以后急忙跑了过去,看到27床患肺心病的那个老奶奶,坐在床上面色苍白,口唇紫绀,球结膜水肿。早晨查房的时候一切正常,怎么会突然出现这种情况?家人说:“早晨还好好的,只是刚刚上厕所回来以后就变成现在的样子了。大夫,我妈没事吧?”我看了看患者的生命体征不太稳定,喘息症状比较明显,呼吸表浅,血压80/60mmHg, 心率到了160次/分。立刻让护士换下了病人了的吊瓶,换上了呼吸兴奋剂和升压药。说话的功夫张辉主任从办公室里出来了,摸了摸病人的脉搏说“房颤,上心电监护”,薛桂平护士长迅速的把心电监护仪连接完毕,心电图显示就是心房纤颤。
     “不是太好,现在病人心力衰竭合并心房纤颤,现在患者喘的很厉害,口唇紫绀明显,我怀疑心房栓子脱落梗住肺血管了,要是这个情况就坏了”张辉主任低声给我说。
      还没有等我回过神来,张辉主任说“推速尿,20mg”护士重复了一遍,接着降速尿注入患者静脉。张辉主任摸了摸患者的脉搏说“心律太快了,不行,这样下去会变成室颤的,静推西地兰,用半剂量”。
      因为基层医院的条件有限,没有输液泵,所以静推西地兰是很累的,也得要求护理上的人员手法很好,要不然进入体内剂量过快会导致新的心律失常。
    “我来”薛桂平护士长说。护士长蹲在床边,将西地兰慢慢的推进病人体内,20毫升的液体,用了半个小时。
     推完西地兰以后,病人的心律较前慢了一些,可还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。张辉主任看了看心电监护仪对病人家属说:“大娘的这个情况很不稳定,我建议你转到上级医院进一步治疗,他们的医疗条件比我们这里要好的多。”老人家的子女同意转院。15分钟以后兖州市中医院的救护车来了,跟车的医生下来评估了患者的具体情况对我们说:“老人家的情况很差,原本有心衰加上现在的房颤,可能在路上会出现意外,我们建议还是在大陆医院治疗观察一下,不行你们拨打兖州人民医院的急救电话……”十几分钟以后他们就回去了。
      张辉主任脸上表现出焦急的神色说:“静推普罗帕酮17.5mg,继续升压….”在这个过程感觉很漫长,患者的每次病情变化都在牵动我们的心。
又过了30分钟,老人家的情况似乎有了好转,心率降到100次/分,血压升到了100/60mmHg。
      老人家的大儿子从徐州赶了回来,来了就很着急的抓住张辉主任的手“大夫…大夫..我妈没事吧?,你一定要救她….”张辉主任说:“现在老人家的情况比较刚才有了好转,生命体征也稳定下来了,危险期已经过去了,但是不能排除有突发事件发生,还是让老人家去上级医院继续治疗一下……”
      10分钟后,人民医院的救护车将老人家安全转走。虽然是在冬季,张辉主任的额头渗出了汗水。这个就是我平凡的工作,我值得骄傲的平凡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大陆分院  王勇
 
 
 

打印本页 || 关闭窗口
兖矿总医院 版权所有 鲁ICP备16048587号
地址:邹城市矿建东路560 号 邮编:273500
预约咨询电话:0537-5367064
联系电话:0537-5367018
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
E-mail:ykjtzyy@163.com

鲁公网安备 37089802000008号